可持续性:继续对话

Mazars对监管与可持续性之间的关系颇为关注,为加深对其了解,我们委托经济学人智库进行了深入研究。本文探讨了如何通过监管来衡量和鼓励可持续性, 以及各国和各地区在采用可持续做法方面的差异。

自20世纪60年代首次将可持续性纳入企业社会责任 (CSR) 以来, 企业和投资者对可持续性的理解发生了巨大变化。从最初向股东提交年度报告, 汇报公司为履行广泛的社会和道德义务所采取的行动, 到如今,可持续性已成为许多公司业务战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今,关于企业社会责任或可持续性报告要求的全球协议尚未达成。在地区层面, 欧盟已有统一的可持续性报告要求, 通过 2014/95/EU 号指令执行。然而, 将可持续性纳入商业运营背后的大部分推动力来自于全球化的供应链, 以及投资者、资产所有者、非政府组织和公众方面要求公司披露ESG风险的持续施压。因此, 美国、欧盟和亚洲在制定框架、项目和立法以实现全球可持续性转变方面存在重大差异。

欧盟——产值即是标准

2018年1月, 欧盟委员会 (EC) 制定了将可持续性纳入欧洲金融体系中的计划。EC建议采用 "可持续" 分类制度, 并采取措施规范公司报告标准,规定资产管理人对投资者的职责。

欧盟委员会的多项建议已经落实到位。欧盟应在2019年之前进一步立法, 以强制金融业达成欧洲气候变化目标所需的1800亿欧元年产值。  

中国 — 可持续性作为经济附加值

高速经济增长导致中国面临地球上一些最严重的环境问题。承认必要投资成本的同时,中国认为可持续性是激励企业开发新技术的机会,这将促使中国向增值出口链上游发展。显然,中国希望环境投资获得回报。中国希望通过专注研发, 在环境技术方面走在世界前列。

然而,中国仍需应对随国家发展而累积的社会和经济压力。如果不能解决这些可持续性问题,中国企业可能会面临严重的未来成本、声誉和增长危机。

美国——来自各州和市场的压力

特朗普总统已非常明确地表示不支持气候变化议案。但并非所有人都赞同他的意见。2018年6月, 美国参议院否决了特朗普大幅削减可再生能源研究预算的计划。虽然联邦政府没有出台相关监管规范,但各州正在进行自己的气候变化项目。

个别州正对燃煤施加压力。加州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清洁能源目标,其他州也正在撤出污染企业, 推广电动汽车,设置污染上限。即使在进度滞后的州, 市场力量也正极力推动这一复杂的进程。消费者要求看到改变,企业必须做出回应。

获得牵引力

在实施监管措施时, 公司已开始意识到可持续性的好处: 包括改善运营、丰富风险管理方案、加强利益攸关方关系、降低成本、创造价值和改善市场定位等。

愈发清晰的是,通过改进现有的自愿标准和实践, 企业、社会和政府可以进行更紧密的合作,创造更可持续的未来。监管的确可以发挥作用, 但它的角色应是鼓励,而不仅仅是惩罚。

点击下载完整文章,获取关于可持续性监管在世界范围内可能产生的影响的深入洞察。

文件

Sustainability: Moving the conversation forward

Sustainability: Moving the conversation forward